印尼,凭什么?

aolekeji 11个月前 29403浏览 0评论

印尼正在成为中国锂电产业链集体奔赴的星辰大海。

7月31日,印尼投资部长巴赫里尔(Bahlil Lahadalia)表示,印尼决定加快电动汽车发展,比亚迪、五菱汽车等电动汽车厂商将在印尼建厂。印尼政府正在筹备一系列税收优惠政策。

“早些时候,我们讨论了如何与泰国和马来西亚等国家竞争。如果我们不立即讨论这个问题,那么肯定会落后于邻国。”他说。

显然,印尼已从新一轮东南亚招商角逐中胜出。今年2月,一位菲律宾官员向彭博社透露,菲律宾、越南和印尼都在争取比亚迪到当地投资建厂。这家全球第二大电动车企的代表去年底访问菲律宾,曾在当地考察工厂地址,这一结果可能在二季度公布。

印尼是东盟最大的经济体,2022年的GDP突破1.3万亿美元,位居世界第十六位,被认为是东南亚最重要、最有活力的市场之一。

中国已经成为印尼第一大贸易伙伴及主要投资来源国。根据印尼政府官方数据,去年印尼对中国的出口额为659亿美元,进口额为677亿美元。2022年中国以82亿美元成为印尼第二大投资来源国,仅次于新加坡(133亿美元)。

拥有2.78亿人口的印尼,蓬勃得像2000年初的中国。对中国锂电产业而言,它不仅意味着巨大的潜在市场,还拥有制造业人口红利。作为东南亚劳动力成本最低的国家,印尼的人口平均年龄只有29.7岁。

印尼总统佐科·维多多(Joko Widowo)正在雄心勃勃地把印尼打造成世界上最大的电动汽车制造中心。

印尼是世界上最大的镍生产国,坐拥全球近20%镍矿储量。镍对于制造电动汽车中使用的锂电池至关重要,高镍化成为大势所趋。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动力电池生产国。

不过,印尼经济学家安德里·萨特里奥·努格罗霍认为,印尼无法全方位构建电动汽车供应链,政府需要在镍储备耗尽之前、不到20年内,确保中国信守技术转让承诺。

目前,国内锂电产业链都已经奔赴印尼。

率先布局的是以青山控股、华友钴业(603799.SH)、格林美(002340.SZ)为代表的上游采矿企业。紧随其后的是以宁德时代(300750.SZ)、亿纬锂能(300014.SZ)为代表的锂电企业。国内铜箔、负极、正极材料企业也追随宁王步伐在印尼扎根。车企更是闻风而动,五菱汽车、比亚迪(002594.SZ)等电动汽车厂商纷纷在印尼建厂。

2014年,佐科上任后提出了“全球海洋支点” 战略,中印尼关系蹄疾步稳。在资本和技术的助推下,这个支点正在撬动锂电世界变局。

业内认为,像印尼这样,从上游资源开采、冶炼,到中游材料、电池,到下游电动车,整个产业链都需要技术支持的国家,是全球产业链企业抢滩登陆、实现利润最大化的市场。

中国锂电产业将进一步走出“后补贴时代”,以产业优势换取全球市场。

1

有矿人多速来

日落时分,位于青山园区迎来晚高峰,汽车、摩托车在夕阳余晖下汇流,结伴而行的印尼员工们边走边聊,不时传出爽朗的笑声。
这是位于印尼中苏拉威西省莫罗瓦利县的中国印尼综合产业园。
印尼红土镍矿储量和产量丰富,但当地基础设施薄弱、工艺落后、人才不足,镍矿加工业发展迟迟未发展起来。
2009年,正值金融危机,青山控股灵魂人物项光达抄底印尼红镍矿,从此头戴“世界镍王”光环,浙江温州起家的“不锈钢一哥”青山控股进入印尼。
四年后,莫罗瓦利园区签约开建。在国内建产业园,开发运营的利润来自于土地一级开发收益、商业地产开发收益和当地政府返利。但在印尼,一切只能靠自己。
青山园区一边搭基建,一边招商。青山园区逐渐建立了自己的发电厂、净水处理和排污处理系统,修建了码头和机场。很多企业不愿意来,园区的对策是自己参股20%,引入项目时与入园企业一起投资,分担风险。
用他们的话说,就是“自拉自唱”而不是“你拉我唱”,是“招股引资”而不是“招商引资”。
中国有色金属协会镍业分会一位负责人直言,“印尼的中苏拉威西省,过去是个荒岛,青山过去以后,建成了许多基础设施、建筑、码头、工厂等,焕然一新,很现代化。”
与中苏拉威西省隔海相望处,是北马鲁古省古中哈马黑拉县。这里拥有世界级红土镍矿资源,青山控股与法国埃赫曼集团(钢、锰、镍生产巨头)合作,投资建设了印尼纬达贝工业园区。
镍不仅是制造不锈钢的必需原料,也是制造镍氢电池的关键成分。有了在不锈钢产业链白手起家、耕耘几十年的积累,在新能源行业,后来者青山选择三元锂电池这个关键赛道弯道超车。
2017年,青山携手国内伙伴华友钴业和格林美,在印尼的两个园区测试生产三元前驱材料——硫酸镍和混合氢氧化镍钴。如今,青山在印尼的生产线已经实现了这两种产品的规模生产。
除了矿产资源丰富,印尼制造业还具备人口红利。
一是年轻劳动力不断增加。目前,印尼人口平均年龄只有29.7岁。制造业是印尼仅次于服务业和农业部门的第三大就业部门。
二是劳动力成本较低。印尼是东南亚劳动力成本最低的国家,如在以劳动密集型产业为主的中爪哇,最低劳动工资约合人民币1000元/月。
三是国内市场不断增长。印尼的中产阶层不断壮大,预计到2030年中产阶层将增加7500万人。
2

给海洋一个支点
印尼总统佐科是个雷厉风行的人。2014年11月,他在北京出席APEC峰会间隙乘坐了京津城际高铁,当即决定印尼也要建自己的高铁。
2015年10月双方正式签署协议,中国国家铁路集团牵头施工。2016年1月,雅万高铁举行开工仪式,全长142公里。建成后,雅加达和万隆间的行车时间将由3个多小时缩短至40分钟。
上世纪80年代末,佐科创办了一个家具出口贸易公司。亚洲金融危机后,印尼经济陷入动荡,他却逆势获得成功。在欧洲推广印尼木质家具时,感慨于欧洲城市规划之先进,这给了他后期政治改革以灵感。
一位熟悉他的法国家具商人伯纳德回忆,佐科梅兹回复订单质量和完成时间的要求时,每次都回答“是的”“有”,也总能设法完成。加上佐科全名太长,伯纳德将他称为“佐科威”(Jokewi, wi是佐科姓的头两个字母,也是法语“是”Oui的发音)
有趣的是,上任后,佐科的实干和守诺的风格,让印尼民众和国际政坛延用这个昵称来称呼他。
现年62岁的佐科出生于爪哇中部城市梭罗的贫困家庭,父亲是一竹材商贩。佐科毕业于印尼最好的大学之一,主修林业。
在2014年的印尼总统选举中,他以干练的形象击败了颇具实力的老派对手。在10月的总统就职典礼上,佐科呼吁发扬团结和努力工作的精神,并承诺恢复印尼的民族自豪感,建立更强大的海上力量。
上任首日,佐科就带着政府高官走访市内贫民窟,他喜欢随机抽查,认为“我们必须直接看到人民中间发生的事情一直到当了总统,他仍习惯穿着印尼国产的运动鞋出门。
佐科提出了“全球海洋支点”战略,2018年与中国政府签署了推进“一带一路”和“全球海洋支点”建设的谅解备忘录。
除了雅万高铁,中印尼合作还包括力争成为《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》(RCEP)合作示范区的“两国双园”项目。其中,机械电子和绿色矿业为两国约定共同打造的跨国合作产业链。
佐科认为,中印尼优势互补,印尼在自然资源、人口红利以及中产阶层壮大方面有很大潜力,中国在科技和资本方面拥有优势。
我们需要投资合作,尤其在绿色能源、新能源汽车领域,我邀请中国资本来印尼投资。”他说。
佐科希望借助中国基建的杠杆发展经济,还希望借由印尼丰富的矿产资源,打造锂电全产业链,将印尼打造成电动汽车电池生产中心。
去年5月,佐科奔赴美国得克萨斯州,与特斯拉总裁马斯克商谈电动车领域的技术与投资。今年7月,佐科前往澳大利亚争取锂矿资源。
中国是印尼布局锂电产业链的核心力量。宁德时代、国轩高科、瑞浦兰钧(青山旗下)均在印尼建设规划了较大锂电产能。2018年以来,华友钴业、盛新锂能等上游资源端企业也在印尼建厂。
近年来,佐科的“下游化”(down-streaming)战略更凸显出其将印尼打造成工业大国的雄心。印尼自2020年末开始实施原镍出口禁令,引导下游冶炼企业在印尼建厂,避免只出口资源、不掌握下游技术的“资源陷阱”。
佐科介绍,2017年之前,印尼依靠出口原材料,镍产业每年出口规模只有10多亿美元,停止出口镍矿石后,去年的加工镍产品出口达到330亿美元,几乎是原来的30倍。
不过,这一战略受到不少国际压力。佐科坦言,最大障碍来自歧视性的国际贸易体制。“不出口镍的时候,我们在WTO遭到起诉;希望扩大出口时,我们面临许多市场准入要求。比如在欧洲,有防止森林砍伐的法规,在美国,有《通胀削减法案》。”
佐科将印尼的年经济增长目标定到7%。印尼政府数据显示,自他上任以来,印尼政府共兴建了2042公里的收费高速公路、5500公里的非收费公路,还完成了16个新机场、18个新海港和38水坝的建设。
他还给印尼制定了宏伟的“2045愿景”:到2045年,印尼要成为发达国家,GDP跻身世界前五。高盛认为,这一梦想并非空中楼阁。到2050年,预计印尼经济体量将跃居世界第四。
3

“老头乐”征服印尼
2022年8月,五菱首款新能源全球车Air EV在印尼下线。中国驻印尼大使陆慷连发两条推特,他先是和印尼经济统筹部长艾尔朗加、印尼工业部长阿古斯共同出席了投产庆典,随后在园区试驾了五菱的新车。

去年,印尼销售了近8000辆电动汽车,其中大部分是五菱汽车。可见,国货之光电动“老头乐”已俘获了印尼人民的心。

1927年,美国通用汽车在印尼开设首家汽车组装厂,拉开印尼汽车工业序幕。2018年4月,佐科提出印尼工业4.0路线图,汽车产业为规划的先导产业之一。2022年,印尼汽车生产147.01万辆,同比增长31%,在东南亚成为仅次于泰国的第二大汽车生产国。
在销售端,印尼汽车批发量达104.8万辆,同比增长18.1%,是东南亚最大的汽车消费国。日系车在印尼占据超过九成的市场份额。
不过,目前印尼的电动车渗透率较低。根据印尼摩托车工业协会(AISI)和印尼汽车工业协会(GAIKINDO)的数据,2022年,印尼仅售出1.5万辆电动摩托车和8000辆电动汽车,大大低于同期传统内燃机车辆的销量,在总量中占比为0.01%和0.04%。
广阔的市场前景让中日韩企业近年来纷纷加码。
2015年,上汽通用五菱在印尼成立子公司,投资7亿美元建厂,两年后快速投产。当年,第一辆印尼产五菱汽车Confero下线,就拿下了印尼“年度最佳新车”和“最佳小型MPV”称号。
奇瑞汽车去年以组装的形式在印尼投产,今年将印尼设为生产基地,正式建厂。
比亚迪去年与印尼合作伙伴VKTR集团,联合当地巴士组装厂Tri Sakti生产纯电动大巴。今年3月,首批30辆比亚迪大巴交付到雅加达公交运营商Transjakarta手中,成为印尼首批正式投入运营的纯电动大巴。5月,印尼最大的出租车运营商Blue Bird宣布将向比亚迪采购占其新增车队80%数量的电动车。
韩系车不甘落后。现代汽车印尼工厂去年3月投产,随后追加投资将工厂年产能将从15万辆提升到25万辆。
日系车加码电动化。三菱汽车、丰田分别计划未来在印尼投资6.7亿美元、18亿美元,扩大混合动力和电动汽车生产规模。
今年4月,为了吸引投资,促进国内电动汽车生产,印尼推出电动汽车采购增值税激励措施,将电动汽车采购增值税从10%降至1%。
5月,在印尼电动车工业协会举办的车展上,五菱汽车、东风小康和上汽旗下的名爵汽车悉数登场。印尼已经成为电动汽车生产商不容错过的海外战场。
不过,机遇总是和挑战并存。
印尼本身配套并不完善,充电设施集中分布在雅加达及周边地区。根据去年销量测算,公共充电站存在较大缺口。
作为群岛国家,印尼主要岛屿之间以飞机和轮渡为主要交通方式。目前电动车的行驶范围局限在了雅加达及周边地区。
此外,印尼陆路交通建设发展不平衡,多数地区的道路存在坑洼,或缺乏维护。这对电动车质量提出了更高要求。

物流主营23.png

这个千岛之国的锂电雄心,始于镍矿禀赋、人口红利,兴于平民总统、敦睦中国。

锂电企业逐鹿印尼,成为新一轮全球化的缩影。印尼上下,尤其是精英阶层都在密切研究中国经验,将中国崛起视为学习路径。
与其说新兴市场国家正在拷贝中国道路,不如说哪里需要发展,哪里就需要中国企业去大显身手。改革开放以后,中国形成的基建、产业、设备等硬实力,和企业家精神、敢为人先的软实力,都具备了外溢基础。
脱钩断链带来严峻挑战,更重要的是,新市场也不断提供新热土,需要中国锂电发挥产业优势,抓住新机遇。
毕竟,中国企业走出去,是为了更好地走回来。
全文完,感谢阅读。(图片来自Unsplash)
参考资料
[1]特别报道:专访印尼总统佐科,财新
[2]近20家布局 中国锂电企业奔赴印尼机遇几何?,高工锂电
[3]出海,出海,秦朔朋友圈
[4]印尼投资部长称比亚迪和五菱汽车将在该国投资建厂,界面新闻
[5]佐科维与中国企业家举行三场商务会议,千岛日报
[6]印尼加快发展制造业,经济日报
[7]起底青山控股,低调的“世界镍王”,财经
[8]特斯拉即将达成在印尼建厂,路透社
[9]中印尼“两国双园”探索合作新路径,人民日报海外版
[10]印尼制造业发展与挑战:互联网经济与中高科技含量行业的机遇,久谦中台
[11]栽下梧桐树,引得凤凰来,新华每日电讯
[12]相继建厂,印尼为何成为电动车的“香饽饽”?,钛媒体
[13]Indonesia Courts Chinese Investors for EV Production Ecosystem, VOA News
[14]Indonesia EV show attracts Chinese manufacturers, NIKKEI Asia
[15]Indonesia sovereign fund steps up EV plans with China's CATL, NIKKEI Asia
[16]Ford gambles on $4.5bn Indonesia nickel plant with Chinese partner, Financial Times
[17]China’s BYD Has 3 Southeast Asian Countries Vying for Plant, Bloomberg

奥乐贸易二维码.png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了解更多国际物流资讯可以添加上方工作人员微信即可

发表评论